【杰青时代2.0】浪子回头 慈善志业
0 0

2022年01月02日

廖国斌

从辍学,生活失去目标到限制居留,廖国斌人生的前29年身处低谷。因为拘留期的义工服务,他在帮助他人的同时,成长了自己的心灵,走出自己的人生新道路,开启慈善之家回馈社会。

现年36岁的廖国斌,是柔佛州士古来十方安老关怀中心及森州汝来真爱关怀之家的院长。这两家非盈利经营的安老院,以协助孤寡或贫困的老人为服务目标,目前约130人。

在接受专访谈到自己的经历时,廖国斌说:“我出生于小康之家,从小在华人新村长大,不喜欢读书,一直想能快点长大,快点进入社会工作赚钱。我还记得父母曾经问我,为什么不喜欢读书?我记得当时的回答:学校老师教导读书与知识,但没有教我们如何赚钱!”

对赚钱有很大执念的他,最终在念完小学六年级后就辍学,然后到公市帮忙父亲卖豆腐。

年轻时的廖国斌,做过粮食批发,因为不善经营最后以负债告吹。

廖国斌的销售能力强,他去应聘担任一家银行信用卡的销售代理,初期的工作表现还不错,高峰时期约5位数收入,但最后却因结交损友,最终误入歧途。

廖国斌

行动管控令对B40家庭带来生活冲击,廖国斌为他们提供物资援助,这项义举获得“大马记录大全”。

误入歧途的青年

廖国斌分享其过去。

“是的,我曾经贩毒。”

廖国斌表示,一开始是在朋友的怂恿下,开始涉赌,从事地下赌盘,然后因为收款问题,欠下了庞大的债务。

因为欠债,廖国斌铤而走险,参与贩毒,做跑腿。很快,他为自己的这个行为付出惨痛代价。

2013年,廖国斌遭警方扣捕,同年年尾,最终判决限制居留他州(Buang Negeri)在彭亨直凉,为期两年。

廖国斌

廖国斌经常号召身边的企业家朋友来到安老院考察,更贴近的了解老人们的需求。

浪子回头金不换 

廖国斌续分享:“我被捕的时候,正好就是我太太要分娩的时段。”

在获得警方的特批下,廖国斌才获得外出的准许,为自己的孩子办理出生证明。

对人生有不同感悟

新生命的诞生,让廖国斌迷茫的人生有了不同的感悟,在限制拘留他州的时间里,他被分派到一家老人院实行社会服务。

“这段经历对我非常重要,可以说是彻底改变我的一生,我看到很多人事物,自己能静下心自我检讨和审视自己的过去。我觉得自己过去的生活,是一个不负责任的‘浪子’,根本看不到未来,我必须要改变。”

廖国斌

廖国斌与义工团队除了服务于安老院外,还致力于为周遭的志工团队提供协助。

重塑人生 投入慈善事业 

廖国斌分享,在老人院服务的期间,见证无数的生老病死,目睹腰缠万贯但临终无人陪伴在侧,甚至弥留之际无法放下的遗憾而闭目。

廖国斌在拘留期的品行良好,服役1年半后,获准提早释满。回到家乡的他,加入了当地一个协助老人的服务团体,也因为这个机缘,他认识了十方安老院。

2016年1月,十方安老院的负责人告诉廖国斌,打算放弃安老院的经营,廖国斌二话不说,就接过了安老院的管理。

廖国斌表示,自己管理安老院后才知道管理不易,当时要人没人、要钱没钱,几乎是从零开始,不断的碰壁和面对阻碍。

没稳定资金来源

十方安老院与其他安老院一样,赡养多名孤老,且没有稳定资金来源,因此廖国斌必须对外募捐,找人捐助物资,但自己的举动饱受冷嘲热讽,被外界与朋友讥笑,也被家人怀疑。

“我不介意人家笑我或讥讽我,我在意的是,筹不到钱,没有足够的资金,十方安老院的孤老们看不到明天。”

廖国斌带着不放弃的信念,坚持走向这条行善的道路。在其坚持下,十方安老院终于度过难关。因为需要被帮助的老人人数逐渐递增,十方安老院在5年内开设了另3间分院,加上总院合计4间,照顾约290名孤老。

他说,进入十方安老院的孤老都是贫困人士或无依无靠的孤老,若有经济能力,则每月收取津贴。

十方安老院的长者约70%是没有能力缴付津贴,惟院长廖国斌强调:“有能力给津贴我们就收,没能力就我们负责所有开销,我们会照顾长者的下半辈子,从生到死。”

心怀感恩  回馈社会 

2018年,廖国斌接触到OE杰青商学院,因为课程的感悟,他开始计划如何把企业的思维运用在自身的慈善事业里。

廖国斌为十方安老院开始运用社交媒体,通过短片分享安老院与照顾老人的点滴,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加入义工团队。

疫情期间,廖国斌与一班志同道合的企业家办了一场“一人一百,让老人活下来”的慈善活动,成功让因为封锁期而面对零收入的安老院转危为安。

在人生触底的阶段反弹,廖国斌心存感恩。他非常感恩自己的恩师:拿督邱芓訸博士,以及感谢OE商学院的企业家们愿意伸出援手,于2021年行动管控令期间,赞助安老院2年的租金,费用达20万4000令吉。

“来到十方安老院,生我养,死我葬”,多番的付出与耕耘,他在去年入选为“马来西亚杰出青年30强”。

“我有自己的事业,赚到的钱投入到安老院,我希望以自己的历练,帮助更多人,可以招到同路人,甚至把曾经或正误入歧途的年轻人拉回正轨,找到存在的价值感。”

Happy
Happy
0 %
Sad
Sad
0 %
Excited
Excited
0 %
Sleepy
Sleepy
0 %
Angry
Angry
0 %
Surprise
Surprise
0 %